Friedericke

《恶龙与少女》第五章

        特雷柏公主现在是柯尼斯皇后了。虽然长相甜美,举止优雅,但是花钱大手笔这个不良习惯给雪国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
        皇后穿着新定做的裙子在花园里转悠。
        “皇后陛下,国王请您去见他,就在书房里。”菲利普作为弗里德里希的骑士长而且是最信任的部下,奉命传话。
        “哦……”皇后妖娆地调了一声尾音,一挑眉,贴近骑士长,抬头看着银发的男人,手指在胸前的盔甲划着圈,“那……如果我不去呢?”
        “总之您自己决定,我只是来传话的。”菲利普骑士长往后退一步,保持礼貌的距离。
        皇后自知无趣,悻悻地向书房走去。“这么正经啊,不过调戏起来更加有意思了。”
        “亲爱的你请我来是什么事?”
        “你自己心里有数。”
        “不就是花钱做裙子吗?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这样……”
        “那时候你是公主,现在你是皇后。你知道现在我国的经济状态,皇后就该有皇后的样子。”
        “国王和皇后难道不应该光鲜亮丽的吗?”
        “你看好我的衣服再说话。”弗里德里希的声音一下阴鸷起来,眼中迸发出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目光。
        深蓝色底的衣裳,红色的衣领,甚至连领结都只是拿铁质的十字勋捆一下。
        简朴到不能再简朴了。皇后有些害怕,肩膀稍微颤抖着,但极力平静下来。
        “可是你省下国库里的钱要干什么?”
        弗里德里希后悔娶了这个女人,虽然只是联姻。就算有雨国国库的支撑,雪国国内的百姓的社会福利依旧不行,无法保证国内百姓的小康生活,只能勉强保证温饱而已。
        其实联姻只是想得到足够的钱,发动战争得到更广阔的国土,这样百姓就有广阔的土地,足矣自给自足。
        最好雨国的那个海怪挑事,雪国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去干涉雨国的内政,并且他们对雪国的态度可以温和些,国际贸易所得税可以降低,国内百姓的生活可以得到改善了。
        所以还是狄奥凡诺聊得来。她是国内大将军的女儿,骑士长的妹妹,对国内外的税务经济,政治纠纷,军事战术也有一定了解,更加不会乱花钱做花里胡哨的裙子。
         所以他老爹联姻前在想什么,找了这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的女人当皇后。

《恶龙与少女》第四章

        对不起青柠拖更好久了
        之前忙着补课所以时间很赶
        这篇也就一般般还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狄奥凡诺的担心成真了。弗里德里希要与特雷柏公主结婚。
        亚麻金的盘发,由奥长石与帕帕拉恰蓝宝石打造成的头饰,洁白的头纱在阳光中映着浅蓝色的眸子,幸福的笑容,雪白的婚纱,淡色的手捧花——一切都耀眼得想让狄奥凡诺睁不开眼睛,甚至想哭出来。
        弗里德里希那天不许让狄奥凡诺出门。但是狄奥凡诺说,我想看到你穿帝王的礼服,我想在你真正成为一国之君之前的所有时间里,都和你,哥哥在一起。
          她还是去了。
          “无论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我都愿意在你身边守护你,我的皇后。”
          “我背叛着人性的弱点爱着你。”
          泪水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
          谢谢你,弗里茨,陪我走过漫长的人生。
          她躺在古堡最高的房间的阳台上,看着盛大的典礼,绝望的闭上眼。
        什么王后不王后的,我过得开心就好了。
        菲利普找到了妹妹,拭去她眼角的眼泪,牵起她的手,蹲下来让妹妹趴在背上带她回家。
        “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让你哭的,懂吗。”
        “嗯……”狄奥凡诺呼出的温润的气息喷在菲利普的耳侧。
        “我带你去郊外的森林里骑马,你不是一直想去嘛,让你骑我那匹黑马。”
        “好……”
        “别伤心了。”

《恶龙与少女》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雪国的国度,这个国家靠着领土扩张才得以存活下来,最大的功臣是国王柯尼斯一世与冯.弗洛斯特将军。
        将军爱上了一位女巫。在战争进入尾声期间的那年冬天,他未来的妻子站在风雪中。银发飞舞,火红的眸子仿佛能融化一切冰霜。
        “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谭雅。”
        “您姓什么?”
        “我没有姓氏,女巫不会有的。”
        “您有为何要站在风雪中呢?”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我还活着。”谭雅微微偏过头,挑了挑眉。“我是个女巫,虽然人们以礼待我,但是没有人真正走进我的内心。”
        “巧了,我也是。所有的士兵都尊重我,却又疏远的感觉,再加上我的头发,我根本没有朋友。”
        “国王都不算吗?”女巫的消息可灵通了,她的耳朵尖尖的,像精灵,只要是她想得到的消息她都能得到。
        将军愣了一下∶“我想不算,若我的威信逐渐强大,国王一定会打压我,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同病相怜。”女巫带着将军走进房屋,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几年后他们坠入情网。
        没错,最后女巫嫁给了国内最强大的将军。只是国民都不知道冯.弗洛斯特将军夫人是个女巫罢了。雪国是宗教非常不自由的国家,他们不允许女巫的存在。将军瞒得很好,谁都不知道。
        结婚几年后,将军夫人在凛冽的寒风中生下了长子菲利普.马蒂亚斯.格朗特。
        又过了四年,将军夫人同样在凛冬中生下了次女狄奥凡诺.弗里德丽卡.谭雅。
        孩子们继承了他们母亲的银发,烈火般的瞳孔,父亲的骁勇善战。
        将军和夫人抱着两个幼小的孩子,相视一笑。将军把妻子和孩子拥入怀中,在火炉旁给三个家人将自己的故事。
        一眨眼菲利普八岁,狄奥凡诺四岁了。将军给他们讲着睡前小故事——关于将军当年的英勇事迹。
        “那时候爸爸带着十万大军追击敌军,寒风刮得爸爸脸生疼啊……”
        日子一直很平静,直到有一天狄奥凡诺跑到妈妈跟前说了她的梦境。
        “妈妈我梦到了龙哦,好大好大,而且我一点都不怕,那个龙对我很好,它蹭了蹭我,向我喷火,那火一点都不烫,很暖和。”
        原想着能被母亲夸奖很勇敢,不想将军夫人竟一反常态地惊恐地瞪大眼睛。将军夫人脱下女儿的裙子,在右肩胛骨上看到了龙的印记——那个只有她们女巫一族才有的龙的印记,隐隐散发着火红色的光芒。
        不会错了,女儿继承了她女巫一族的血统,以后很可能被这个国家驱逐出去。
        惊恐之中她告诉了将军。“怎么办?女儿会被驱逐的。”
        “只要不被发现,一切都不会出事。”将军也知道未来有危险,但是他必须安抚好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