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恶龙与少女》第二章

        危险还是发生了,正如女巫所预言的。国王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部下竟然违反法律娶了女巫为妻,他下令杀死女巫。
        “我亲爱的朋友,为你的妻子和女儿选择一个死法吧,淹死还是烧死,还是说,你亲手刺死?”
        “她们也是人!”将军的拳头握得咯咯响。
        “选哪个?不然你儿子也得死。”国王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不是将军吗,怎么这样儿女情长的。”
        “你也有妻子!你也有儿子!你知道深爱的人死去的感觉吗!”
        “我不在乎,我只要这个国家。你们这些蝼蚁死了多少都无所谓。再不决定,你儿子也得死了,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
        “请放过我的女儿。”
        国王皱眉,勉强答应了∶“看在你帮我打下疆土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女儿。”
        冯.弗洛斯特将军忍痛选择了淹死。
        “没想到我所有的担心都成真了。”将军夫人沉默地坐在床边。“谭雅……”
        “菲利普不会出事的,但是狄奥凡诺&就说不准了,她继承了女巫的血统,她有龙的守护。”
        “你也有龙,你可以让龙帮助你逃脱死亡。”
        “如果国王没有亲眼看见死在湖里,他是不会放过你和孩子们的。为此,我别无选择。”
        “我害了你,谭雅,我……”一向雷厉风行的将军居然有优柔寡断,甚至是儿女情长的一面,谭雅始料未及。在嫁他为妻之前,他一直是永不屈服的模样。
        “我不后悔,能见到你,与你聊天,嫁你为妻,能和你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不后悔。人终有一死,我不过是不情愿地早死罢了。”
       沉默寡言面对众人的女巫在临死之际说了她此生最多的话 “能遇见你太好了……就算只是遇见,也是恩泽一场……我花光了所有的运气遇见你……代价便是死亡……好想再陪你一会儿……”
        将军夫人最后抽泣起来,良久,她才平静下,她走到梳妆台前,认真地化起她从未化过的妖娆的妆容。
        很美,火红的眼影,修长的眉毛,烈焰红唇衬着白皙的皮肤,一袭火红的长裙,银发挽起一个优雅的发型。在下着鹅毛大雪的寒风中,如同烈火般在旷远的雪原上燃烧。
        “我的臣民啊,看好了,这是个女巫,她活该死去……”国王还未说完,谭雅打断了他。
        “凭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用我的魔法在冬天为贫苦的人们生火让他们免受寒风的肆虐;我用我的魔法治疗在战争中受重伤几乎被放弃救治的士兵让他们免于一死;我用我的魔法在圣诞夜变出礼物送给贫穷的孩子们满足他们的心愿……我只是找到我爱的人,嫁给他,我只是想平平安安地过完我剩余的日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在救人!而你,却发动战争,还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还得多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才是恶毒该死的人!”
        国王眼中闪过阴鸷,他撇了眼冯.维斯将军。将军皱着眉,抬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妻子。
        “谭雅……”他小声念着妻子的名字。
        “我知道你在忍辱负重。我不恨你,我爱你。”
        “我对不起你。”将军拿着要蒙住妻子双眼的白丝绸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没事的。”谭雅握住了将军的手,把丝绸蒙上双眼。
        将军温柔地抱起妻子,将她放在铺满红玫瑰的棺材里,在国王的催促下,忍痛将棺材送上船,划到湖中央,沉入湖底。
        “If I die young ,bur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your love song……”谭雅唱着歌,解下项链,沉入水底。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