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恶龙与少女》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雪国的国度,这个国家靠着领土扩张才得以存活下来,最大的功臣是国王柯尼斯一世与冯.弗洛斯特将军。
        将军爱上了一位女巫。在战争进入尾声期间的那年冬天,他未来的妻子站在风雪中。银发飞舞,火红的眸子仿佛能融化一切冰霜。
        “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谭雅。”
        “您姓什么?”
        “我没有姓氏,女巫不会有的。”
        “您有为何要站在风雪中呢?”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我还活着。”谭雅微微偏过头,挑了挑眉。“我是个女巫,虽然人们以礼待我,但是没有人真正走进我的内心。”
        “巧了,我也是。所有的士兵都尊重我,却又疏远的感觉,再加上我的头发,我根本没有朋友。”
        “国王都不算吗?”女巫的消息可灵通了,她的耳朵尖尖的,像精灵,只要是她想得到的消息她都能得到。
        将军愣了一下∶“我想不算,若我的威信逐渐强大,国王一定会打压我,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同病相怜。”女巫带着将军走进房屋,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几年后他们坠入情网。
        没错,最后女巫嫁给了国内最强大的将军。只是国民都不知道冯.弗洛斯特将军夫人是个女巫罢了。雪国是宗教非常不自由的国家,他们不允许女巫的存在。将军瞒得很好,谁都不知道。
        结婚几年后,将军夫人在凛冽的寒风中生下了长子菲利普.马蒂亚斯.格朗特。
        又过了四年,将军夫人同样在凛冬中生下了次女狄奥凡诺.弗里德丽卡.谭雅。
        孩子们继承了他们母亲的银发,烈火般的瞳孔,父亲的骁勇善战。
        将军和夫人抱着两个幼小的孩子,相视一笑。将军把妻子和孩子拥入怀中,在火炉旁给三个家人将自己的故事。
        一眨眼菲利普八岁,狄奥凡诺四岁了。将军给他们讲着睡前小故事——关于将军当年的英勇事迹。
        “那时候爸爸带着十万大军追击敌军,寒风刮得爸爸脸生疼啊……”
        日子一直很平静,直到有一天狄奥凡诺跑到妈妈跟前说了她的梦境。
        “妈妈我梦到了龙哦,好大好大,而且我一点都不怕,那个龙对我很好,它蹭了蹭我,向我喷火,那火一点都不烫,很暖和。”
        原想着能被母亲夸奖很勇敢,不想将军夫人竟一反常态地惊恐地瞪大眼睛。将军夫人脱下女儿的裙子,在右肩胛骨上看到了龙的印记——那个只有她们女巫一族才有的龙的印记,隐隐散发着火红色的光芒。
        不会错了,女儿继承了她女巫一族的血统,以后很可能被这个国家驱逐出去。
        惊恐之中她告诉了将军。“怎么办?女儿会被驱逐的。”
        “只要不被发现,一切都不会出事。”将军也知道未来有危险,但是他必须安抚好家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