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烈火如歌

试了一下大孙的乙女向,还是古风paro

文笔渣,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自行把大孙带入辛弃疾设定,这两个人感觉挺像的呢

那么就开始吧

        京城有一名将,叫孙哲平。孙大将军百战百胜,又平易近人,为人豪爽大度,深得百姓爱戴,每每凯旋归来,百姓都会在街道两边以盛大的阵仗欢迎。
        孙大将军不仅精通兵法,而且诗词歌赋豪迈大气。剑眉星眸,甚是英气逼人。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倒是个奇人。
        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叫暗香楼,里面还有个舞姬,卖艺不卖身,是暗香楼的头牌。这位全京城都有所耳闻的舞姬,长得不似其他女人那般娇媚柔弱,虽是肤若凝脂,明眸皓齿,却一双剑眉,眸中星光潋滟。舞姿悠扬,颇有仙风道骨之气,衣着颜色清清冷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有诗词歌赋入得了眼的文人墨客才可与她见一面。
        孙大将军是暗香楼的常客,也只有孙大将军才能见这舞姬。
        “姑娘,怎么称呼啊?”
        “红袖。”
        “红袖添香,与这暗香楼倒是呼应。好名字。”
        红袖只是冷哼一声。她一袭青衫,三千青丝用白玉梅花簪轻轻挽起,斜倚着窗,望着京城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色,小酌几口清酒,良久才回答。
        “青竹才好听。红袖算什么好名字,庸脂俗粉,与那些底楼卖身的女子一路货色。”
       孙哲平一身戎装,高大挺拔。刚打完胜仗回京,不曾料到京城头牌舞姬如此与众不同。他摸出腰间一壶烈酒,递给红袖。
        “这名儿似烈焰般灼人,就像你,取得好。边疆的烈酒喝不喝?”
        “喝。”
        说罢回到桌前借过烈酒,抬手想倒入酒杯中。孙哲平便道:“烈酒不是这样喝,直接倒嘴里。”
        “是么。”红袖在一丝停顿后照做了。
        晶莹的酒顺着白皙的脖颈滑下,在青衫上星星点点地晕染开,清清冷冷的人在一口烈酒下去后,脸忽的变红发烫,不由自主的咳了起来,眼角带着些许生理泪水。
        只不过言语依旧那般冰冷:“挺烈的。”
        孙哲平笑了,他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明明呛得很难受,却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边疆的,西北那边儿,能不烈吗?冬天还不给冻死。”
        “哎我说你也出钱买我一夜了,总不能就这么聊天。我给你跳支舞吧。”
        红袖换上舞蹈服,墨色的衣裙露出大片白皙的脊背和修长的颈部曲线,黑纱蒙着脸,隐隐看到烈火般的嘴唇一张一翕。手臂上的金手镯发出清脆的响声,发间的簪子步摇交相辉映。古筝琵琶竹笛伴着歌女的歌声,红袖一挥衣袖,在橘红色灯光下娉娉袅袅。
         红袖弯腰翻身,颇有京剧中项羽的豪放与利落。“好!”孙哲平一喝,鼓起掌来,在空旷的房内格外响亮,回声荡漾。
        “将军喜欢便好。”依旧是那般清冷的音色。
        红袖虽然是言语面色冷漠,但是对孙哲平心里还是有点欢喜。谈吐有气吞山河之势,诗词歌赋如惊涛骇浪般摄人心弦,又是带兵打天下的将军,心怀国家。
        红袖再怎么冷漠,心里总会有点涟漪的。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