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霍格沃茨的日常

凛寒歌:

*(伪)全员向。涉及cp:好茶、普洪,微冷战
*按时间顺序排序


1.
    分院帽在亚瑟头上待了1秒不到就喊出了斯莱特林。据统计,柯克兰家族及其旁支的历代入学者的分院时间平均在1.5秒,且无一例外都是斯莱特林。


    然而阿尔弗雷德打破了这个定律。
    他和分院帽吵了一架。
    分院帽是个老前辈了,性子本就有些慢悠悠的,更何况分院是个大事急不得。当它还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纠结时,金发蓝眼的小男孩已经嚎出来了:“你快点行吗?被人摄神取念很难受的好吗?hero刚掉到湖里又被巨乌贼推回到船上现在又冷又饿你能善解人意点吗?”
    好吧,除了小狮子,还有谁能在麦格教授的注视下坐在礼堂中央和分院帽吵架呢?
   
    分院帽其实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帽子。伊万听它说自己既适合格兰芬多又适合斯莱特林时明确表示自己想去斯莱特林,分院帽顺从了他的意思。
    “也许你愿意告诉我为什么?”
    “那个死胖子刚刚把我拽下了水。”奶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黏成一缕缕,湿透的袍子还在滴着水,紫眼睛的小男孩笑的温温软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渗人。
   
    “嗯,不错,非常聪慧,你很适合拉文克劳……”
    “我要和哥哥一起。”
    “可拉文克劳更适合你……”
    “我要和哥哥一起。”
    “血缘对分院的影响不大……”
    “我要和哥哥一起。”
    “……好吧,斯莱特林。”


    分院帽戴在头上已经5分钟了,可一句话都没说。马修紧张地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开口:“您好……?请,请问,我应该去哪个学院?”
    “嗯?分院还没结束吗?”


2.
    王耀一年级时眉眼还没长开,婴儿肥加上及肩的黑发上好的有些雌雄莫辨,以致海格在讲授独角兽的知识时把一众男生隔开却唯独漏了王耀。洁白的独角兽却并不反感王耀,它吃掉了王耀手里的方糖,甚至允许他抚摸自己柔顺的鬃毛。海格对此啧啧称奇,而一向被认为博学多才的王耀直到看到专门研究独角兽的书时才知道成年独角兽厌恶男性这个一年级生就知道的常识,并对此表示了怀疑。


3.
    拉文克劳的餐桌上的菜品是四个学院里最丰富的,从约克郡布丁到法式杂鱼汤再到水晶虾饺,阿尔弗雷德对此深感不满大叹家养小精灵偏心,硬拖着打死不承认对厨房感兴趣的表哥跑到厨房打算去和小精灵理论,要求给格兰芬多再多加一打汉堡,多肉少菜的那种。
    一推门,看见家养小精灵们团团坐,头发用紫色缎带束起来的弗朗西斯在和一拨讨论用喷枪做焦糖的火候和秒数,还没灶台高的王耀踩在小板凳上教另一拨小精灵颠勺。
    阿尔弗雷德:哇噢,拉文克劳的女孩子们都这么会做饭的吗?
   
4.
    基尔伯特嘲笑拉文克劳球队新进的找球手是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子,球估计连抓都抓不牢,更别说找金色飞贼了。伊丽莎白抄过王嘉龙的击球棍给了他一记游走球,撞的人后脑勺鼓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伊莎:嘿瞧我这暴脾气。


5.
    “混帐东西!”
    没想到有求必应屋里有人,刚进门的伊万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地把怀里抱着的伏特加放在身后的一个壁龛里,身体挪过去挡住,这才出声问道:“特里劳妮教授?发生了什么吗?”
    特里劳妮教授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怒气都少了三分。见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她颇有些尴尬地拢了拢滑落的披肩,声音变得有些躲躲闪闪的:“伊万?呃,我不知道学生也知道这里……”
    “有些知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教授?您刚刚……?”
    “哦,”特里劳妮教授怒气冲冲地扶了扶眼镜,脸侧的一串珠子晃来晃去,“我来这藏,我是说,存放一些我的东西。可不知是哪个混小子,扔了我的雪利酒,放了一大堆伏特加进入!混东西!”
    混小子伊万配合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暗搓搓地往旁边挪了挪,把后面藏着的伏特加挡的更严实了些。


6.
    偶然发现了有求必应屋及其妙用的王耀常常去那里尝试炼制各种有意思的魔药——要啥有啥,不能更方便。然而在他担心于弟弟的面瘫想研究一下欢欣剂的某天夜里,屋子里已经有人了。
    有求必应屋变成了一个宽敞的厨房,各式各样的食材和调料一应俱全。一个金头发的人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他身前的锅里正冒着滚滚浓烟。
    王耀认出这是斯莱特林的亚瑟·柯克兰,但打死也认不出锅里那团马赛克是什么。


7.
    “圣诞舞会你穿什么颜色的礼袍?”伊丽莎白戴上防护手套,问身边的王耀。
    “…你问我这个干嘛?这不应该是你们女孩子间讨论的问题吗?”王耀拿起整枝剪刀,打掉了疙瘩藤抽向伊丽莎白的藤条。
    隔壁桌的基尔伯特悄咪咪地往这边挪了挪。
    “一大帮子小姑娘天天缠着我问,估计想和你穿情侣色。我在厕所听到有人讨论怎么才能给你下迷情剂,听她们那口气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你可得当心点。”伊丽莎白一把抓住疙瘩藤抽来抽去的两根藤条,干脆地挽在一起打了个结。
    王耀头疼地皱起眉,决定麻烦亚瑟提前帮他准备几瓶解药。那些触手般的枝条间露出了一个小洞,王耀把手伸进去取荚果,疙瘩藤立即咬住了他的手肘。伊丽莎白抓住藤蔓一扯,逼得它松开了王耀的胳膊。“你和谁一起去?趁早请个人,她们应该就消停了。”
    “秋雁。”王耀拿针刺破了荚果,碗里立即满是绿色的、毛毛虫一样蠕动的汁液。把碗往旁边一推,两人开始对付下一个。“你呢?决定答应谁?”
    心不在焉拿个小铲子敲荚果的基尔伯特竖起耳朵。
    “弗朗。”
    基尔伯特一铲子下去没敲中荚果,把碗敲碎了。


8.
    亚瑟帮王耀把搁在最高一层书架上的《地中海水生植物及它们的神奇特性》拿了下来,搭手抱了一摞书放在图书馆那头他常坐的桌子上,又凭空给他变出了一杯绿茶,然后从麦格教授布置的火柴变针谈起,讨论了两个多小时,终于不着痕迹地把话题移到了做饭的问题上。
    “做饭其实没什么难的啊,我也没特地去学过,自己摸索摸索不就成了。”
    后来亚瑟连着三天没跟王耀说话。后知后觉说错话了的王耀赶紧烤了一大盒抹茶味的薄荷飞飞兔形状的小饼干给人赔罪。


9.
    拉文克劳的守门员身材瘦小,技术不佳,被誉为得分之星的阿尔弗雷德一连投进了6个球。小狮子们的欢呼声几乎要掀翻悬在空中的横幅,齐声唱起了老歌“琼斯就是我们的王”。小英雄得意坏了,夹着扫帚停在空中假装给他们当指挥。
    观众席里有几个女孩子尖叫了起来。感觉到不对劲,阿尔弗雷德身子往后一折,险险躲开了一个游走球。王嘉龙那个面瘫脸盯着他扬了扬击球棍,阿尔弗雷德赶紧升空。拉文克劳席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阿尔弗雷德低头一看,正看见王秋雁一连投进了3个球。
    忽然就想到自己二年级时把王耀当成女孩子,被王耀用倒挂金钟吊了半个小时的童年阴影。
    天哪,王家人真可怕。


10.
    “哦天哪,王秋雁抓住了第四个球,正向格兰芬多球门冲刺!加油——!哦糟糕,路德维希将球拦下……”
    “……找球手伊丽莎白在空中盘旋,非常轻盈,没错,一个非常棒的姑娘,十分美丽,身材也很好……对不起,教授……啊!她忽然俯冲了下去!我想她应该是看到金色飞贼了!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基尔伯特紧随其后!伊莎姐加油!”
    加速的基尔伯特逐渐追了上来,和伊丽莎白平齐了,两个人的手都向前伸着。伊丽莎白用肩膀撞他,基尔伯特也不甘示弱地撞回去。眼看离飞贼越来越近距离还没拉开,伊丽莎白咬着嘴唇,忽然出其不意地问:“听说你喜欢娜塔莎?”
    基尔伯特一愣,速度随机慢了半拍,伊丽莎白连忙把手又伸长了些。手指已经拢住飞贼了,却听基尔伯特有些慌乱地大喊:“屁!本大爷喜欢的是你!”
    这一嗓子喊得几乎整个球场都听到了。伊丽莎白手一抖没抓牢,金色飞贼从她的指间漏过,被基尔伯特一把抓住。
    意识到自己刚刚喊了什么的基尔伯特涨红了脸,有点紧张又有点小期待地等着伊丽莎白的反应。金色飞贼被他捏的奄奄一息,小翅膀无力的拍打着。
   “ve,伊莎姐姐别答应他啊,这个混蛋刚刚抢了你的飞贼啊——”费里西安诺被魔法麦克风放大的委屈巴巴的声音忽然响起,打破了球场上的谜之安静。
    靠北这混小子!基尔伯特给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回头就要骂。腰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恼羞成怒的伊丽莎白一脚把他踹下了扫帚。
    “老娘还没见过这么会使诈的人!shoot!”


TBC.

评论

热度(136)

  1. Friedericke一颗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