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啾花组##初投#当你奋不顾身之时,我在未来之光等你

虐哭

阿涵QAQ:

#啾花组##普洪##非国设#
架空架空架空,与历史无关!!!!!!!
注:801姐设定为普鲁士人
ooc到不能呼吸


    “为了整个国家 也是为了你。”
      伊丽莎白在这个军营已经生活了快接近两个月了。“呼。男人的打打杀杀,其实也没我心中想的那么难嘛。基尔伯特那家伙还真是小瞧我了。”伊丽莎白此时坐在自己的帐篷里,咬着绷带将手臂上的伤口绑上,想了想还是没有在最后落上一个蝴蝶结,毕竟自己现在对外可是一个男人啊。起身后拍了拍因为刚刚坐在地上而沾灰的裤子,将头发重新盘好然后将它们细心地藏在了军帽之下,然后对着反光的宽刀刃整理了一下头型。“嗯!”伊丽莎白微微低头看了看深蓝色的军装叹了口气,要不是为了基尔伯特那家伙,自己现在大概正穿着最喜欢的那条裙子和湾湾诺拉两人一起逛街什么的吧。不过呢,自己倒也不后悔,拿着枪和刀恶狠狠给那些侵犯自己国家安全的混蛋作战,然后看他们落荒而逃的样子,其实还是挺棒的。
     “伊斯特万!”说实话,伊丽莎白听了快两个月自己的这个新名字都还没有听习惯,被叫了之后也基本上都是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在叫自己之后赶紧小跑了出去,看见长官一脸严肃的样子自己也立马收起了笑脸,压低了声音询问长官需要自己做什么。
     “今晚贝什米特上将会过来,毕竟下个月有一场很重要的战役需要我们去完成,你不是说你最想见上将了吗,看你小子平常挺老实的,就给你个机会。”
     “是吗!谢谢长官!”已经快半年了。自己已经快半年没有见到那家伙了。自从法国人将炮火轰到了普鲁士门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没想到还活着啊。噗。
       当晚。伊丽莎白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该用怎样的姿态去见他,至少,不要被他一眼看穿的好,整理好了衣着之后掀开了帐篷的一角。“这谈军事机密的地方还真是比平常士兵住的地方大啊。”伊丽莎白这样想着,看见长官皱了一下眉便赶紧走了过去,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基尔伯特微微鞠了一个躬后便侧身站在了他的旁边。
      “自始至终,那家伙居然都没有看我一眼吗?!”
       虽然偶尔会问问伊丽莎白的意见,可那语气基本是不容置疑的一些问题,伊丽莎白答或不答都一样,那家伙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地图上,从来就没有斜眼过。“原来他认真的时候,是这样啊。真是罕见呢。”
      “那么贝什米特上将,我们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吧,今天天色也不早了,还请您早早歇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那个。伊...伊斯特万,我还有些事想问问你,请你留下。”长官诧异地望了伊丽莎白一眼,然后微微点头便退了出去。
      “多久没回家了。”对方突兀的问题让伊丽莎白有些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成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在对方面前。
      “呃...大概两个月了 那 那上将呢?”基尔伯特抬起头与伊丽莎白对视了几眼后又转过身去。
      “快半年了吧。”
      “那么,你刚刚应该也听见了,下个月那场战役的重要性,以及冒险性。”
      “是的上将。”
      “...你不怕?”
      “不怕!保家卫国,是男儿本色!”我都说了些啥蠢台词啊。伊丽莎白微微皱了皱眉,看对方久久没有说话,便准备转身悄悄离去,却没想到接下来对方的话,足以让自己藏了两个月的眼泪瞬间泪崩。
      “伊丽莎白。给我滚回柏林!这种地方你还没呆够吗?!”
      “......”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基尔伯特...”
     “滚回柏林。还要让我说多少次。”
     “......我知道了。长官。”伊丽莎白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朝着那个背影笑了笑,转身离去。
     “.......”
     “抱歉。下面那场战役,本大爷觉得,你不合适参加。”
    “那是真正属于,保家卫国的战争。”
      当逃兵啦。伊丽莎白在自己的军事日记上写下了这句话后,便连夜收拾了行李就匆匆离去,长官像是得知了什么消息,轻轻地拍了拍伊丽莎白的肩膀,小声地说了一句保重就送走了她。
      当初那么信誓旦旦地说,要当那个自大无比的家伙的坚强后盾,在战场最危急的时候冲进枪林弹雨中去救他,还幻想了各种场景,到头来,因为他的一句话,自己就彻底崩塌了啊。
      半年后。普鲁士士兵在普鲁士人民的一呼中,坐着绿皮火车缓缓回到了已经告别了一年的故乡。自己一年前早就想着不可能回来的故乡。伊丽莎白站在人群的最后,踮起脚尖看着一个个士兵冲下来拥吻自己的爱人和亲人,可却没有看见自己所熟悉的身影。
       人群渐渐散去,留下的是彩带与她一人。远处渐渐跑来一个身影,伊丽莎白觉得很熟悉,便又再次起身向那人招手,可当火车驶去的烟雾散去后,她看清了那人的脸庞,是长官啊。伊丽莎白上前朝对方笑了笑,刚想问却被对方直接打断。
     “伊丽莎白小姐。抱歉。”
     “为什么要和我说抱歉啊长官,当初您对我挺好的啊。”
     “抱歉。这句话是...基尔伯特上将要我给您转达的,哦对了,还有这个。”
       伊丽莎白的笑容几乎是僵住了,看着长官从包里拿出的那个熟悉的十字架挂链,笑容便渐渐收回,接过那个项链后长官递给伊丽莎白一封信后便匆匆离去了,伊丽莎白明白,这,预示着什么。他死了。他的灵魂与血液,永远地献给了他所挚爱的这片大地。
       伊丽莎白紧紧地握住那个十字架,十字架的棱角割着手掌,还真有些疼啊。那封信,伊丽莎白几年后也没有拆开看过,与他似乎早就有了一种特殊的默契,不用看都知道那家伙在信里写了什么啊。
     “嘛,肯定都是些自大的话,什么本大爷准备做英雄了,本大爷多么多么英勇神武。”
     “就是个笨蛋罢了,也就是长大了,会做事一面玩耍一面的笨蛋罢了。”
     “本大爷本大爷什么的...幼稚死了!!”
       耐不住时间的消磨,终有一天,伊丽莎白还是打开了那封信。如她所料,文章基本都是以本大爷开头,本大爷结尾。不过,最后几句话,让伊丽莎白的泪腺再也忍不住了。
     “嘿!本大爷是不是很厉害啊伊莎。”
     “嘛,不过呢,可能以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本大爷的英姿啦。”
     “千万别哭!虽然说你小时候本大爷真的把你当成男人看了...不过你一哭本大爷还真是没有办法啊。”
    “不过,为了国家,也是为了你。本大爷不后悔!”
    “还记得你以前和我说的话嘛。”
    “当我奋不顾身之时,你在未来之光等我。”
    “这可是拉过勾的!!”
    “所以,好好地在未来之光等我吧。”
    “Ich liebe dich”
    “基尔伯特留。”
      未来之光早就照耀了整片普鲁士的大地,可身为那个奋不顾身的你,却永远地消失在了那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28)

  1. Friedericke阿涵QAQ 转载了此文字
    虐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