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恶龙与少女》第五章

        特雷柏公主现在是柯尼斯皇后了。虽然长相甜美,举止优雅,但是花钱大手笔这个不良习惯给雪国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
        皇后穿着新定做的裙子在花园里转悠。
        “皇后陛下,国王请您去见他,就在书房里。”菲利普作为弗里德里希的骑士长而且是最信任的部下,奉命传话。
        “哦……”皇后妖娆地调了一声尾音,一挑眉,贴近骑士长,抬头看着银发的男人,手指在胸前的盔甲划着圈,“那……如果我不去呢?”
        “总之您自己决定,我只是来传话的。”菲利普骑士长往后退一步,保持礼貌的距离。
        皇后自知无趣,悻悻地向书房走去。“这么正经啊,不过调戏起来更加有意思了。”
        “亲爱的你请我来是什么事?”
        “你自己心里有数。”
        “不就是花钱做裙子吗?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这样……”
        “那时候你是公主,现在你是皇后。你知道现在我国的经济状态,皇后就该有皇后的样子。”
        “国王和皇后难道不应该光鲜亮丽的吗?”
        “你看好我的衣服再说话。”弗里德里希的声音一下阴鸷起来,眼中迸发出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目光。
        深蓝色底的衣裳,红色的衣领,甚至连领结都只是拿铁质的十字勋捆一下。
        简朴到不能再简朴了。皇后有些害怕,肩膀稍微颤抖着,但极力平静下来。
        “可是你省下国库里的钱要干什么?”
        弗里德里希后悔娶了这个女人,虽然只是联姻。就算有雨国国库的支撑,雪国国内的百姓的社会福利依旧不行,无法保证国内百姓的小康生活,只能勉强保证温饱而已。
        其实联姻只是想得到足够的钱,发动战争得到更广阔的国土,这样百姓就有广阔的土地,足矣自给自足。
        最好雨国的那个海怪挑事,雪国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去干涉雨国的内政,并且他们对雪国的态度可以温和些,国际贸易所得税可以降低,国内百姓的生活可以得到改善了。
        所以还是狄奥凡诺聊得来。她是国内大将军的女儿,骑士长的妹妹,对国内外的税务经济,政治纠纷,军事战术也有一定了解,更加不会乱花钱做花里胡哨的裙子。
         所以他老爹联姻前在想什么,找了这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的女人当皇后。

《恶龙与少女》第四章

        对不起青柠拖更好久了
        之前忙着补课所以时间很赶
        这篇也就一般般还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狄奥凡诺的担心成真了。弗里德里希要与特雷柏公主结婚。
        亚麻金的盘发,由奥长石与帕帕拉恰蓝宝石打造成的头饰,洁白的头纱在阳光中映着浅蓝色的眸子,幸福的笑容,雪白的婚纱,淡色的手捧花——一切都耀眼得想让狄奥凡诺睁不开眼睛,甚至想哭出来。
        弗里德里希那天不许让狄奥凡诺出门。但是狄奥凡诺说,我想看到你穿帝王的礼服,我想在你真正成为一国之君之前的所有时间里,都和你,哥哥在一起。
          她还是去了。
          “无论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我都愿意在你身边守护你,我的皇后。”
          “我背叛着人性的弱点爱着你。”
          泪水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
          谢谢你,弗里茨,陪我走过漫长的人生。
          她躺在古堡最高的房间的阳台上,看着盛大的典礼,绝望的闭上眼。
        什么王后不王后的,我过得开心就好了。
        菲利普找到了妹妹,拭去她眼角的眼泪,牵起她的手,蹲下来让妹妹趴在背上带她回家。
        “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让你哭的,懂吗。”
        “嗯……”狄奥凡诺呼出的温润的气息喷在菲利普的耳侧。
        “我带你去郊外的森林里骑马,你不是一直想去嘛,让你骑我那匹黑马。”
        “好……”
        “别伤心了。”

还是……好喜欢你啊……就算只是单相思

喜欢的人对那个伤他心的女孩子还是那么喜欢
还是为她做了好多
他还是那么爱着她
可以看一眼我吗……
我也为你多了很多呀……
如果我和那个女孩子一样厉害了
他会不会看到我……
可还是不会喜欢我的……
看着我吧……

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因为是第一个主动和我说话加我QQ还夸我的男生啊
那你是……多孤独啊

《踢球的女孩子也超级帅的好嘛》第一话

        鹤田家算是中产阶级的家庭,父母都在海外工作,哥哥修和妹妹千世则是在日本读书。
        千世国中毕业后生了场大病,动了手术,为了养病,修就和千世住到京都的老宅子里。
        开学那天修牵着千世的手往高中走。
        “哥哥,我们牵手好吗?”
        “你大病初愈,摔着怎么办?”
        修把妹妹护送到教室,看着她找到位置坐下来看书后才放心地走到自己的教室。
        等到学校打上课铃,一位35岁左右的男老师走进A班。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藤原。那么,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轮到千世的时候,千世明显紧张了一下,揪着衣角。毕竟她国中时根本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话过,非常腼腆。
        “大家好,我叫鹤田千世。喜欢的球队是拜仁慕尼黑。还请多指教。”
        班上除了千世就没有看球女孩子,所以欢呼的只有男生。千世一眼看到了一个人,金头发的男生。
        “大家可以提问哦。”藤原老师笑着看大家。
        “请问拜仁里面你最喜欢那个球星?”金头发的男生第一个举手。
        “穆勒!拉姆也很喜欢!”千世放松了些,同学们都很自来熟。
        “鹿岛鹿角和大阪樱花你选哪个?”金头发的男生和另外一个男生提问。
        “大阪樱花!”
        ……
        然后千世知道那个金头发的男生叫风间凉太,得了奇怪的病所以头发就成金色的了,不过是个很热情开朗的家伙。和千世说话的男生,凉太还是第一个呢。千世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另外一个男生叫高桥拓也,和凉太是一个国中的同学。
        大家自我介绍完之后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日本高中还是蛮轻松的。
       “鹤田千世,来踢球吗?”千世和凉太,聊熟了。足球是个能将陌生人联系到一起的运动呀。
       “来了!话说你直接叫我千世就好了,叫全名太烦了。”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这么自来熟,千世也放开了。
       “你穿裙子踢球?!”凉太和很惊讶。
       “我拖后就好了,而且我动完手术不久,没法剧烈运动,没事的。”
       修作为鹤田家的长子,与人打交道还是很熟练的,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那种值得信任的感觉,一下就在高三的班级中找到了一起踢球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到操场踢。
        凉太他们几个高一的学生人数不够,就试图拉高三的学长。
       “学长!来踢球吗?我们正好缺人!”凉太和千世几个人一起走过去,修就一脸震惊地看到妹妹扎在男生堆里,裙子非常显眼。
       “行啊,我们正好缺人。”修顿了一下,“千世,你球衣带了没?”
       “没有啊。”
       “那你怎么踢,还穿皮鞋。”
       “我拖后啦哥哥。不用担心的,拖后差不多就是站着的。”
       他们就开始踢了,为了照顾学弟,修就让他们先中圈开场。千世送出一个助攻,不过修从小开始就是足球队队长,再加上高三学生的体力,凉太他们拼得跑不动才勉强不让0∶1的比分扩大。凉太对于对方队长竟然是自己队员的哥哥一事非常震惊。
       “让你们一个点球吧。”修有点不爽地看着和妹妹一起踢球的还吃了妹妹喂的饼的凉太。
       凉太和拓也让千世罚点球,千世的体力还有,她深呼吸,快速出脚,一脚将皮球踢进球门死角。1∶1扳平。
       “回家了回家了!”
       “明天见!”
      

         到家吃完晚饭之后千世发现哥哥有点不开心。
       “哥哥不开心?”
       “你觉得呢?”
       “我拖后不会对身体怎么样啦。”
       “你穿裙子踢。”
       “我不是忘带球衣了嘛,好久没踢了。而且今天没什么风。”
        “我还是看到了……白色的,还有粉色的小碎花,幼不幼稚啊千世。”
         修在千世罚点球的时候是坐在球门旁的。
         对,坐着的。
        “哥哥你个变态!”


        但是修依旧觉得自己没有错。
        干什么?护着妹妹有错啊?

《踢球的女孩子也很帅的好嘛》最终话

女主叫千世,哥哥是修,秀一是修的好基友,凉太是千世的先生
大家食用愉快
文笔渣,见谅

        修大学毕业后当了心理医生,秀一和修在一家医院里,秀一倒是当儿科医生。用修的话来说,就是“和幼儿完全没有区别的家伙很适合陪幼儿”。千世一直很好奇她哥哥这么毒舌这么喜欢欺负秀一为什么秀一还是喜欢和她哥哥在一起。
        千世大学一毕业就和凉太结婚,在家写小说了。凉太大学毕业后去哪个公司里当财务总监,嘛总之大家都过得不错。
       
        “队长啊,你家妹妹怀孕几个月了啊?”秀一和修在中午一起吃饭拉家常。
        “都不踢球了你别再叫我队长了……”修很无奈,他气场难道强得大学毕业后秀一还喜欢叫他职务而不是名字吗。
        “诶,你别扯开话题啊,你妹妹怀几个月了啊?”秀一特别喜欢用千世打修的趣。
         “……三个月。”修此时约莫是一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回答的。就算妹妹嫁人了他还是不喜欢妹妹被凉太碰。
        “你个死妹控( ̄▽ ̄),妹妹都嫁人了,你也得找对象了。”
        “你想死吗?”修不喜欢被别人叫妹控,虽然他承认自己是妹控。“你就有对象了?”
        现在秀一感觉自己是在作死……现在修一脸“来啊互相伤害啊”的表情。
        “大哥我错了。”秀一就差切腹自尽了。
        “等下!才结婚几个月啊就怀三个月了啊!他们上大学的时候……”
        修现在真的想用心理学知识把秀一整个心里崩溃。
        “结婚一年零三个月了你个白痴!结婚一年之后再怀孕的你个白痴!你见过怀孕这么久肚子还是这么小的孕妇吗你个白痴!”
        修一向是以沉默寡言高冷腹黑著称,如今被秀一逼成话唠,可以想象他内心是多想把秀一弄死,要不是杀人犯法他早这么干了。
        “今天来检查吗?”秀一虽然感觉自己离死期不远了,但是他依旧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对。你干嘛对我妹妹这么关心?”
        “我好久没见你妹妹了嘛,你妹妹也说想来看看我们。”
        “她想见你?她给你打电话了?孕妇不能碰有辐射的东西。”
        “没没没没没,她让凉太给我打电话的。她想见你还不行吗,你个工作狂,妹妹结婚怀孕了你都没怎么去看望她,我要是你妹妹都难过死了。”
        “你要是我妹妹我早就被你逼死了。”
        “快点你妹妹要来了。”秀一决定不打趣了,推着修来到医院门口。
        等了一会儿千世和凉太到了,凉太搂着千世的腰,慢慢地往医院走。
        “前辈好!大舅子好!”凉太还是一如既往得皮。
        “哥哥,学长。”千世笑了笑。
        “有点肚子了呢。”修很温柔地蹲下来摸摸千世的小腹。
         “嗯。毕竟已经三个月了嘛。”千世眯了眯眼睛,像只猫。
         凉太觉得他大舅子这样下去都要把他挤一边了,这个妹控的称号真的不是白给的。
        他们一起到B超室和妇产科,检查完听到医生说“宝宝很健康啦,孕吐是怀孕三个月的正常现象所以没事的,不用太担心balabalabalabala……”,总之交代了很多,凉太和修都心情不错的样子。
        每个月都来检查,修看着妹妹的肚子越来越大,就开始好奇未来的侄子/侄女到底什么样。当然了,凉太更加好奇。
        “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凉太和修异口同声地问千世。
        “都一样啊,好像是儿子吧。”千世由于怀孕好多个月了,已经到了嗜睡期间,自然是听不清的。
        又过了几个月,千世已经住院待产了。
        于是修和凉太达成共识,修负责在医院里照顾妹妹,凉太负责买婴幼儿衣物和用品。(千世非常喜欢在家写小说以至于没想到要出去给宝宝买尿布奶瓶衣服什么的)
        于是大家就会看见一个大男人在婴幼儿用品店左手拿着小熊猫小兔子小猫小狼狗的各种婴儿衣服,右手拿着装满奶瓶奶嘴玩具各种各样的婴儿用品的篮子。
        “不用买那么多啦,小孩子长得很快的啊。”千世特别无奈。
        “大不了再生一个呗。”
        “那前提得是这次生的是儿子啊,如果是女儿那就不生了。”
        结果在生娃的那天凉太在产房外不仅一直祈祷着妻子平安,还祈祷着生个儿子。
        ——结果还真被验证了,是个很健康的和他爸一样皮的儿子。
        “是儿子啊……”千世累得没力气了,“我不要生了,唉。”
       但最终没有让千世如愿。
       修娶了一个叫樱咲的女孩子,秀一娶了一个叫宁的女孩子,两位都比千世大,所以千世就叫她们姐姐了。
        千世和宁一起去樱咲家里做客。
       “姐姐们是喜欢bl吗?”
       “嗯嗯嗯嗯嗯嗯嗯!”
       “那我疯狂推荐这个画师啊啊啊啊啊啊她画的超级甜哒!”
        然后宁拿过手机一看∶“千世酱,那是我。”
        诶*罒▽罒*?!
        “还有这个这个写手太太!”
        “这是我嗯。”樱咲看了一眼ID
        随即三个人大笑起来。
        “话说我想看哥哥和秀一学长的cp!”
        “要他们亲起来的那种!”宁超级激动
        “尤其是我哥哥脸红的表情!啊啊啊啊啊啊超级期待!”
        樱咲一脸无辜地看着两个人。
        “要不嫂子/樱咲你牺牲一下吧!”
        “等……为什么是我啊!虽然我也很想看阿修脸红的样子。”
        “你先生闷骚脸红更好玩啊!看他平时一本正经那么禁欲对吧!”宁根本不像她名字那样安静嘛。
        “玩pocky的那个游戏!吃着吃着就亲上!”
        樱咲根本拗不过她们只能同意。宁把迷你摄像机放在一个能完美拍到修的脸的角度。
        然后晚上修下班回家,樱咲就和修玩pocky play了。
        结果亲上之后,事情就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了。
        “等下……小宁姐姐要不我们关掉吧?”
        “不行!我要来个黄暴的!啊啊啊啊啊啊一想到秀一在修身下balabalabala就超级幸福!”
        结果这两位的先生也差不多时间回来了。
        “你在看什么……”
        “我……凉太/秀一你听我解释!”
        “心动不如行动啊媳妇儿!”
        果然这两个先生都很骚。
        然后这三位太太查出来怀孕后就是同一天去检查,还差不多同一天生娃。
        只有千世是最淡定的。毕竟已经生过了嘛。
        樱咲和宁看着一个金发的小包子和金发的男人走进房间来看千世,小包子还说什么“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妈妈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什么的,让樱咲和宁吃了一最玻璃渣。
        千世这么早就结婚生宝宝的嘛……

《恶龙与少女》第二章

        危险还是发生了,正如女巫所预言的。国王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部下竟然违反法律娶了女巫为妻,他下令杀死女巫。
        “我亲爱的朋友,为你的妻子和女儿选择一个死法吧,淹死还是烧死,还是说,你亲手刺死?”
        “她们也是人!”将军的拳头握得咯咯响。
        “选哪个?不然你儿子也得死。”国王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不是将军吗,怎么这样儿女情长的。”
        “你也有妻子!你也有儿子!你知道深爱的人死去的感觉吗!”
        “我不在乎,我只要这个国家。你们这些蝼蚁死了多少都无所谓。再不决定,你儿子也得死了,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
        “请放过我的女儿。”
        国王皱眉,勉强答应了∶“看在你帮我打下疆土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女儿。”
        冯.弗洛斯特将军忍痛选择了淹死。
        “没想到我所有的担心都成真了。”将军夫人沉默地坐在床边。“谭雅……”
        “菲利普不会出事的,但是狄奥凡诺&就说不准了,她继承了女巫的血统,她有龙的守护。”
        “你也有龙,你可以让龙帮助你逃脱死亡。”
        “如果国王没有亲眼看见死在湖里,他是不会放过你和孩子们的。为此,我别无选择。”
        “我害了你,谭雅,我……”一向雷厉风行的将军居然有优柔寡断,甚至是儿女情长的一面,谭雅始料未及。在嫁他为妻之前,他一直是永不屈服的模样。
        “我不后悔,能见到你,与你聊天,嫁你为妻,能和你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不后悔。人终有一死,我不过是不情愿地早死罢了。”
       沉默寡言面对众人的女巫在临死之际说了她此生最多的话 “能遇见你太好了……就算只是遇见,也是恩泽一场……我花光了所有的运气遇见你……代价便是死亡……好想再陪你一会儿……”
        将军夫人最后抽泣起来,良久,她才平静下,她走到梳妆台前,认真地化起她从未化过的妖娆的妆容。
        很美,火红的眼影,修长的眉毛,烈焰红唇衬着白皙的皮肤,一袭火红的长裙,银发挽起一个优雅的发型。在下着鹅毛大雪的寒风中,如同烈火般在旷远的雪原上燃烧。
        “我的臣民啊,看好了,这是个女巫,她活该死去……”国王还未说完,谭雅打断了他。
        “凭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用我的魔法在冬天为贫苦的人们生火让他们免受寒风的肆虐;我用我的魔法治疗在战争中受重伤几乎被放弃救治的士兵让他们免于一死;我用我的魔法在圣诞夜变出礼物送给贫穷的孩子们满足他们的心愿……我只是找到我爱的人,嫁给他,我只是想平平安安地过完我剩余的日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在救人!而你,却发动战争,还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还得多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才是恶毒该死的人!”
        国王眼中闪过阴鸷,他撇了眼冯.维斯将军。将军皱着眉,抬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妻子。
        “谭雅……”他小声念着妻子的名字。
        “我知道你在忍辱负重。我不恨你,我爱你。”
        “我对不起你。”将军拿着要蒙住妻子双眼的白丝绸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没事的。”谭雅握住了将军的手,把丝绸蒙上双眼。
        将军温柔地抱起妻子,将她放在铺满红玫瑰的棺材里,在国王的催促下,忍痛将棺材送上船,划到湖中央,沉入湖底。
        “If I die young ,bur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your love song……”谭雅唱着歌,解下项链,沉入水底。

《恶龙与少女》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叫雪国的国度,这个国家靠着领土扩张才得以存活下来,最大的功臣是国王柯尼斯一世与冯.弗洛斯特将军。
        将军爱上了一位女巫。在战争进入尾声期间的那年冬天,他未来的妻子站在风雪中。银发飞舞,火红的眸子仿佛能融化一切冰霜。
        “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谭雅。”
        “您姓什么?”
        “我没有姓氏,女巫不会有的。”
        “您有为何要站在风雪中呢?”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我还活着。”谭雅微微偏过头,挑了挑眉。“我是个女巫,虽然人们以礼待我,但是没有人真正走进我的内心。”
        “巧了,我也是。所有的士兵都尊重我,却又疏远的感觉,再加上我的头发,我根本没有朋友。”
        “国王都不算吗?”女巫的消息可灵通了,她的耳朵尖尖的,像精灵,只要是她想得到的消息她都能得到。
        将军愣了一下∶“我想不算,若我的威信逐渐强大,国王一定会打压我,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同病相怜。”女巫带着将军走进房屋,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几年后他们坠入情网。
        没错,最后女巫嫁给了国内最强大的将军。只是国民都不知道冯.弗洛斯特将军夫人是个女巫罢了。雪国是宗教非常不自由的国家,他们不允许女巫的存在。将军瞒得很好,谁都不知道。
        结婚几年后,将军夫人在凛冽的寒风中生下了长子菲利普.马蒂亚斯.格朗特。
        又过了四年,将军夫人同样在凛冬中生下了次女狄奥凡诺.弗里德丽卡.谭雅。
        孩子们继承了他们母亲的银发,烈火般的瞳孔,父亲的骁勇善战。
        将军和夫人抱着两个幼小的孩子,相视一笑。将军把妻子和孩子拥入怀中,在火炉旁给三个家人将自己的故事。
        一眨眼菲利普八岁,狄奥凡诺四岁了。将军给他们讲着睡前小故事——关于将军当年的英勇事迹。
        “那时候爸爸带着十万大军追击敌军,寒风刮得爸爸脸生疼啊……”
        日子一直很平静,直到有一天狄奥凡诺跑到妈妈跟前说了她的梦境。
        “妈妈我梦到了龙哦,好大好大,而且我一点都不怕,那个龙对我很好,它蹭了蹭我,向我喷火,那火一点都不烫,很暖和。”
        原想着能被母亲夸奖很勇敢,不想将军夫人竟一反常态地惊恐地瞪大眼睛。将军夫人脱下女儿的裙子,在右肩胛骨上看到了龙的印记——那个只有她们女巫一族才有的龙的印记,隐隐散发着火红色的光芒。
        不会错了,女儿继承了她女巫一族的血统,以后很可能被这个国家驱逐出去。
        惊恐之中她告诉了将军。“怎么办?女儿会被驱逐的。”
        “只要不被发现,一切都不会出事。”将军也知道未来有危险,但是他必须安抚好家人。

疯一下的青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志们我今天表白了
虽然是让我同学递的情书
我还坐在他旁边的时候他就开始拆信封了

好叭,钢铁直男
可我就是喜欢他

小火箭!
克罗斯补时绝杀!
2∶1击败瑞典!
德意志!德意志!德意志!

说到自己对象就会……

——我先生是嘲讽脸
——哥媳妇儿是合法萝莉
——叶不羞!
——媳妇儿你这样更想让哥欺负你了
——你!你过分!你欺负人!
——就欺负你了怎么着
——哼!
——哥媳妇儿,哥不欺负谁欺负
——媳妇儿不是用来欺负的!
——是是是,用来抱着的
——那也不……!诶你干嘛!(此时叶不羞抱起了他媳妇儿)
——诶哟这么轻,长得又像未成年的小朋友,搞得哥像犯法了一样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媳妇儿露出了腹黑笑)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叶不羞你是真的不要脸→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