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ricke

记一次杀死了蜜蜂

为什么我有胆量用糖罐子闷死蜜蜂
却没有胆量处理它的尸体呢

许是怕它突然苏醒蛰我一下
许是恐惧绒绒的尸体
总之我害怕

也许我只是内疚
因为它嗡嗡了太久吵到了我
我就杀死了它
是个暴君的行为

烈火如歌

试了一下大孙的乙女向,还是古风paro

文笔渣,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自行把大孙带入辛弃疾设定,这两个人感觉挺像的呢

那么就开始吧

        京城有一名将,叫孙哲平。孙大将军百战百胜,又平易近人,为人豪爽大度,深得百姓爱戴,每每凯旋归来,百姓都会在街道两边以盛大的阵仗欢迎。
        孙大将军不仅精通兵法,而且诗词歌赋豪迈大气。剑眉星眸,甚是英气逼人。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倒是个奇人。
        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叫暗香楼,里面还有个舞姬,卖艺不卖身,是暗香楼的头牌。这位全京城都有所耳闻的舞姬,长得不似其他女人那般娇媚柔弱,虽是肤若凝脂,明眸皓齿,却一双剑眉,眸中星光潋滟。舞姿悠扬,颇有仙风道骨之气,衣着颜色清清冷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有诗词歌赋入得了眼的文人墨客才可与她见一面。
        孙大将军是暗香楼的常客,也只有孙大将军才能见这舞姬。
        “姑娘,怎么称呼啊?”
        “红袖。”
        “红袖添香,与这暗香楼倒是呼应。好名字。”
        红袖只是冷哼一声。她一袭青衫,三千青丝用白玉梅花簪轻轻挽起,斜倚着窗,望着京城灯火通明的繁华景色,小酌几口清酒,良久才回答。
        “青竹才好听。红袖算什么好名字,庸脂俗粉,与那些底楼卖身的女子一路货色。”
       孙哲平一身戎装,高大挺拔。刚打完胜仗回京,不曾料到京城头牌舞姬如此与众不同。他摸出腰间一壶烈酒,递给红袖。
        “这名儿似烈焰般灼人,就像你,取得好。边疆的烈酒喝不喝?”
        “喝。”
        说罢回到桌前借过烈酒,抬手想倒入酒杯中。孙哲平便道:“烈酒不是这样喝,直接倒嘴里。”
        “是么。”红袖在一丝停顿后照做了。
        晶莹的酒顺着白皙的脖颈滑下,在青衫上星星点点地晕染开,清清冷冷的人在一口烈酒下去后,脸忽的变红发烫,不由自主的咳了起来,眼角带着些许生理泪水。
        只不过言语依旧那般冰冷:“挺烈的。”
        孙哲平笑了,他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明明呛得很难受,却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边疆的,西北那边儿,能不烈吗?冬天还不给冻死。”
        “哎我说你也出钱买我一夜了,总不能就这么聊天。我给你跳支舞吧。”
        红袖换上舞蹈服,墨色的衣裙露出大片白皙的脊背和修长的颈部曲线,黑纱蒙着脸,隐隐看到烈火般的嘴唇一张一翕。手臂上的金手镯发出清脆的响声,发间的簪子步摇交相辉映。古筝琵琶竹笛伴着歌女的歌声,红袖一挥衣袖,在橘红色灯光下娉娉袅袅。
         红袖弯腰翻身,颇有京剧中项羽的豪放与利落。“好!”孙哲平一喝,鼓起掌来,在空旷的房内格外响亮,回声荡漾。
        “将军喜欢便好。”依旧是那般清冷的音色。
        红袖虽然是言语面色冷漠,但是对孙哲平心里还是有点欢喜。谈吐有气吞山河之势,诗词歌赋如惊涛骇浪般摄人心弦,又是带兵打天下的将军,心怀国家。
        红袖再怎么冷漠,心里总会有点涟漪的。

请问大家有这张图的原图吗
可以发给我吗
啊啊啊这张老王真的超级帅

同学到德国玩给我带了纪念品!
激动!
天呐有这么好的同学真幸福!
仁迷一本满足!

昨天出去玩拍了张最满意的照片

《踢球的女孩子超帅的好嘛》第二话

         A班作为一个特别喜欢足球的班级,班里总会有一个足球的。凉太和拓也在国中养成了良好的饭后消食习惯——在教室里练过人。不过到了高中他们发现球再也不属于他们了。千世不喜欢吃饭(是胃口不好而已!)所以中午就在教室里看书写作业,没什么事干就在伞桶里发现了足球……于是凉太和拓也就感觉自己在球心中的的地位不保。
        凉太和拓也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千世正好一脚高球踢来。
        “哎哟妈呀吓死我了,你小心被查!话说千世你不吃饭吗?”凉太吓了一大跳,那球差不多要砸他脸上。
        “不吃啊,我不饿。”千世把球勾回来,对着墙传球。
        “我去,你骆驼吗!”
        “喂!你换个动物啊!”
        “不要!”凉太还朝千世办了个鬼脸。
        千世一脚把球传到他脚下,凉太和千世就开始互相传球。
        “你来脚射门。”凉太球技毕竟比千世好,所以他们的画风大概就是前辈带着后辈踢,仔细指导那种。
        千世跑三步,右脚狠狠一踢,“嘭”一声踢到门上。“这样可以吗?”
        “你助跑速度再加快一点,球要踢正,除非我是门将你再踢轨道不一样的球。”
        “好的。”
        总之凉太很仔细地指导千世,哪些动作要改进,哪些时候速度要加快,千世进步也挺大。
        “你基本功一般般啊。”放学回家的时候凉太叫住千世。
        “啊是一般般……我踢球次数不多,之前又生病动手术也停了好久。”
        “你回去练练接球停球,你停球三米太可怕了,比赛的话很容易被抢断的。过人会吗?”
        “哥哥?”
        “哥哥哥哥?”
        “哥哥怎么啦?”
        “哥哥你快说话!”
        “鹤!田!修!”
        ……
        如果说修的内心是蝉精的话,千世就是外表的蝉精。
        千世已经一边买菜一边死死抱着修的手臂缠着他了,但是!修就是不告诉她。
        “你又跟那小子说话。”
        “你还给他喂饼。”
        修到了家里坐在餐桌旁解释,他已经忍住不说“金毛”了。这种事情就是不能在街上说!街上只能让妹妹缠着自己晃手臂!
        千世把菜端上来的时候内心很无语,为什么哥哥会这么……占有欲强。
        “这就是你脸板了一路的原因?”千世压下想打哥哥的想法挤出大家闺秀的标准笑容。
        虽然修感到一点气场,不过对于鹤田家的长子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于是修就开始了花样作死,亲自诠释“一脚跨过作死的界线”。
        “千世,作为赔偿你今天要和我一起睡。”
        “多大的人了你……”千世和哥哥一边洗碗一边吐槽。这根本不是“哥哥怎么像弟弟”的画风了,这明明是“哥哥像儿子”啊好嘛!
        “答应没?”
        “不答应!”
        “那我和你一起睡。”
        “这和刚才有什么区别吗?!”
        “刚才是睡在我房间里,现在是睡在你房间里。选哪个?”
        “我要更小说。”
        “不行。”
        “我要……”
        “你再不决定我就要和你一起洗澡了。”
        “……洗……洗就洗啊!小时候还不是……还不是一起洗的啊!”哥哥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了,千世内心这样想。
         搞了老半天也没有怎么样。只是千世妥协,今晚和哥哥一起睡,只是今晚而已。
         修很温柔地给千世吹头发,嗅着千世身上的奶香,不禁把头埋在千世的颈窝里。
         “好香……让我抱一会儿啊。”
         “哥哥到底怎么啦。”
         “不要和刚认识的人走太近,那小子。”
         “我们只是同学啦,他指导我踢球的。”
         “我……”
         “所以哥哥你吃醋了?”
         “没有!”
         “妹控!哥哥是妹控!”
         “不是!我不宠你谁宠你?爸妈又不在身边,你是我妹妹,我当然会担心那个小子把你骗了。”
          千世第一次看到哥哥这么腼腆的样子。
          但是哥哥你不用担心呀,我会掌控好我的未来的。
          修紧紧地抱着千世睡着了。
       

《恶龙与少女》第五章

        特雷柏公主现在是柯尼斯皇后了。虽然长相甜美,举止优雅,但是花钱大手笔这个不良习惯给雪国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
        皇后穿着新定做的裙子在花园里转悠。
        “皇后陛下,国王请您去见他,就在书房里。”菲利普作为弗里德里希的骑士长而且是最信任的部下,奉命传话。
        “哦……”皇后妖娆地调了一声尾音,一挑眉,贴近骑士长,抬头看着银发的男人,手指在胸前的盔甲划着圈,“那……如果我不去呢?”
        “总之您自己决定,我只是来传话的。”菲利普骑士长往后退一步,保持礼貌的距离。
        皇后自知无趣,悻悻地向书房走去。“这么正经啊,不过调戏起来更加有意思了。”
        “亲爱的你请我来是什么事?”
        “你自己心里有数。”
        “不就是花钱做裙子吗?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这样……”
        “那时候你是公主,现在你是皇后。你知道现在我国的经济状态,皇后就该有皇后的样子。”
        “国王和皇后难道不应该光鲜亮丽的吗?”
        “你看好我的衣服再说话。”弗里德里希的声音一下阴鸷起来,眼中迸发出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目光。
        深蓝色底的衣裳,红色的衣领,甚至连领结都只是拿铁质的十字勋捆一下。
        简朴到不能再简朴了。皇后有些害怕,肩膀稍微颤抖着,但极力平静下来。
        “可是你省下国库里的钱要干什么?”
        弗里德里希后悔娶了这个女人,虽然只是联姻。就算有雨国国库的支撑,雪国国内的百姓的社会福利依旧不行,无法保证国内百姓的小康生活,只能勉强保证温饱而已。
        其实联姻只是想得到足够的钱,发动战争得到更广阔的国土,这样百姓就有广阔的土地,足矣自给自足。
        最好雨国的那个海怪挑事,雪国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去干涉雨国的内政,并且他们对雪国的态度可以温和些,国际贸易所得税可以降低,国内百姓的生活可以得到改善了。
        所以还是狄奥凡诺聊得来。她是国内大将军的女儿,骑士长的妹妹,对国内外的税务经济,政治纠纷,军事战术也有一定了解,更加不会乱花钱做花里胡哨的裙子。
         所以他老爹联姻前在想什么,找了这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的女人当皇后。

《恶龙与少女》第四章

        对不起青柠拖更好久了
        之前忙着补课所以时间很赶
        这篇也就一般般还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狄奥凡诺的担心成真了。弗里德里希要与特雷柏公主结婚。
        亚麻金的盘发,由奥长石与帕帕拉恰蓝宝石打造成的头饰,洁白的头纱在阳光中映着浅蓝色的眸子,幸福的笑容,雪白的婚纱,淡色的手捧花——一切都耀眼得想让狄奥凡诺睁不开眼睛,甚至想哭出来。
        弗里德里希那天不许让狄奥凡诺出门。但是狄奥凡诺说,我想看到你穿帝王的礼服,我想在你真正成为一国之君之前的所有时间里,都和你,哥哥在一起。
          她还是去了。
          “无论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我都愿意在你身边守护你,我的皇后。”
          “我背叛着人性的弱点爱着你。”
          泪水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
          谢谢你,弗里茨,陪我走过漫长的人生。
          她躺在古堡最高的房间的阳台上,看着盛大的典礼,绝望的闭上眼。
        什么王后不王后的,我过得开心就好了。
        菲利普找到了妹妹,拭去她眼角的眼泪,牵起她的手,蹲下来让妹妹趴在背上带她回家。
        “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让你哭的,懂吗。”
        “嗯……”狄奥凡诺呼出的温润的气息喷在菲利普的耳侧。
        “我带你去郊外的森林里骑马,你不是一直想去嘛,让你骑我那匹黑马。”
        “好……”
        “别伤心了。”

还是……好喜欢你啊……就算只是单相思

喜欢的人对那个伤他心的女孩子还是那么喜欢
还是为她做了好多
他还是那么爱着她
可以看一眼我吗……
我也为你多了很多呀……
如果我和那个女孩子一样厉害了
他会不会看到我……
可还是不会喜欢我的……
看着我吧……

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因为是第一个主动和我说话加我QQ还夸我的男生啊
那你是……多孤独啊

《踢球的女孩子也超级帅的好嘛》第一话

        鹤田家算是中产阶级的家庭,父母都在海外工作,哥哥修和妹妹千世则是在日本读书。
        千世国中毕业后生了场大病,动了手术,为了养病,修就和千世住到京都的老宅子里。
        开学那天修牵着千世的手往高中走。
        “哥哥,我们牵手好吗?”
        “你大病初愈,摔着怎么办?”
        修把妹妹护送到教室,看着她找到位置坐下来看书后才放心地走到自己的教室。
        等到学校打上课铃,一位35岁左右的男老师走进A班。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藤原。那么,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轮到千世的时候,千世明显紧张了一下,揪着衣角。毕竟她国中时根本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话过,非常腼腆。
        “大家好,我叫鹤田千世。喜欢的球队是拜仁慕尼黑。还请多指教。”
        班上除了千世就没有看球女孩子,所以欢呼的只有男生。千世一眼看到了一个人,金头发的男生。
        “大家可以提问哦。”藤原老师笑着看大家。
        “请问拜仁里面你最喜欢那个球星?”金头发的男生第一个举手。
        “穆勒!拉姆也很喜欢!”千世放松了些,同学们都很自来熟。
        “鹿岛鹿角和大阪樱花你选哪个?”金头发的男生和另外一个男生提问。
        “大阪樱花!”
        ……
        然后千世知道那个金头发的男生叫风间凉太,得了奇怪的病所以头发就成金色的了,不过是个很热情开朗的家伙。和千世说话的男生,凉太还是第一个呢。千世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另外一个男生叫高桥拓也,和凉太是一个国中的同学。
        大家自我介绍完之后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日本高中还是蛮轻松的。
       “鹤田千世,来踢球吗?”千世和凉太,聊熟了。足球是个能将陌生人联系到一起的运动呀。
       “来了!话说你直接叫我千世就好了,叫全名太烦了。”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这么自来熟,千世也放开了。
       “你穿裙子踢球?!”凉太和很惊讶。
       “我拖后就好了,而且我动完手术不久,没法剧烈运动,没事的。”
       修作为鹤田家的长子,与人打交道还是很熟练的,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那种值得信任的感觉,一下就在高三的班级中找到了一起踢球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到操场踢。
        凉太他们几个高一的学生人数不够,就试图拉高三的学长。
       “学长!来踢球吗?我们正好缺人!”凉太和千世几个人一起走过去,修就一脸震惊地看到妹妹扎在男生堆里,裙子非常显眼。
       “行啊,我们正好缺人。”修顿了一下,“千世,你球衣带了没?”
       “没有啊。”
       “那你怎么踢,还穿皮鞋。”
       “我拖后啦哥哥。不用担心的,拖后差不多就是站着的。”
       他们就开始踢了,为了照顾学弟,修就让他们先中圈开场。千世送出一个助攻,不过修从小开始就是足球队队长,再加上高三学生的体力,凉太他们拼得跑不动才勉强不让0∶1的比分扩大。凉太对于对方队长竟然是自己队员的哥哥一事非常震惊。
       “让你们一个点球吧。”修有点不爽地看着和妹妹一起踢球的还吃了妹妹喂的饼的凉太。
       凉太和拓也让千世罚点球,千世的体力还有,她深呼吸,快速出脚,一脚将皮球踢进球门死角。1∶1扳平。
       “回家了回家了!”
       “明天见!”
      

         到家吃完晚饭之后千世发现哥哥有点不开心。
       “哥哥不开心?”
       “你觉得呢?”
       “我拖后不会对身体怎么样啦。”
       “你穿裙子踢。”
       “我不是忘带球衣了嘛,好久没踢了。而且今天没什么风。”
        “我还是看到了……白色的,还有粉色的小碎花,幼不幼稚啊千世。”
         修在千世罚点球的时候是坐在球门旁的。
         对,坐着的。
        “哥哥你个变态!”


        但是修依旧觉得自己没有错。
        干什么?护着妹妹有错啊?